新鄉新聞網 >> 今日關注 
全站搜索:
拼多多創新應用大數據提升產銷對接效率—— 匯聚農產品上行的力量

     

1.png


      “中牟大蒜火了,2017年5天賣出100萬斤;2018年,迅速‘拼’光546名貧困戶的700萬斤鮮蒜;時下正值‘五月豐收節’,中牟縣刁家鄉的鮮蒜再次在拼多多大賣……”說起拼多多扶貧助農的成效,拼多多首席數據分析師王濤很是自豪。


       統計數據顯示,在過去三年間,在拼多多平臺上,中牟大蒜總共賣了近1億斤,大蒜位列河南省在拼多多平臺上最受歡迎的十大農產品之首,鵪鶉蛋、腐竹、紅薯、紅薯粉、雞蛋、鴨蛋、牛肉、花生、山藥也成了消費者熱捧的稀罕貨,緊隨大蒜其后。


       農貨中央處理系統:依產促銷,穩定種植信息


     “今年蒜價有點貴!”連續三年參加拼多多扶貧助農計劃的新農人張銀杰,給出了他截至今年5月24日在這家新電商平臺上銷售大蒜的總金額:410萬元人民幣。今年中牟大蒜地頭價從去年一斤0.8元漲到了1.5元,與2018年參加拼多多扶貧項目一樣,他還是和平臺聯手,加價0.15元收購。“去年收的是扶貧蒜,今年能脫貧的脫貧、能致富就致富了。”張銀杰說。


       位于中牟縣刁家鄉的沃孫村是省定貧困村,全村耕地面積3500畝,村民的主要經濟來源依靠傳統農業種植和外出務工,主導產業以種植大蒜等為主。這里的500余戶村民中有90戶屬于貧困戶,在“精準扶貧一戶一檔”檔案中記載,今年51歲的村民孫大哥,家中有6畝耕地、五口人,2018年人均純收入為8220.85元,其中兩個女兒有先天性疾病、兒子還在上小學,一家靠他和妻子種大蒜和其他農作物來維持。


     “今年大蒜價錢比去年好了很多,現在市價是1.5元一斤。”孫大哥高興地說。加上溢價,算下來,他家的四畝大蒜能賣到2.6萬元,這對他一家無疑是雪中送炭。


       有專家分析,去年蒜價大跌,主要原因是2016年蒜價大漲后,蒜農種植和供應急劇增加,還有大資本在“囤積居奇”,加劇了市場波動。


     “我們會根據‘農貨中央處理系統’里各農產區和新農人數據,利用平臺激勵系統,鼓勵商家平價大量出貨,平抑市價。”拼多多聯合創始人達達介紹,農貨中央處理系統包括由拼購與游戲模式、消費者組成的前端;農產區、農戶與新農人、品牌、訂單和激勵系統相關的中端;以及物流、客服等組成的后端。


       在拼多多穩定流量傾斜和現金補貼的激勵機制下,商家也會主動調整供應行為。這種市場“需求穩定”狀態的構建,也回傳到了孫大哥這樣的小農戶那里,幫助他們減緩“蒜你慘”的沖擊,穩定了種植預期和信心。


     “農產品往往是結構性過剩,拼多多對全國主要農產區、新農人都非常熟悉,需求端數據充分,客觀上在承擔一些市場調節功能,通過平臺的資源和優勢,讓更多農產品的整體價格趨于正常和穩定。”達達說,“拼多多背后有一個全國性的大市場,活躍用戶達到4.433億,這大大緩解了由市場分割或市場信息匱乏導致的市場波動。”一旦預期穩定,農民種植就會更有計劃,利于分散小農戶走出周期,增加抗風險能力。


       匯聚同質需求:用戶“拼單”實現農貨批量上行


       四川成都蒲江縣“一起走吧”殘疾人品牌商家楊添財和吳云,去年不到三個月在拼多多上銷售了3500萬元的水果,這兩位身有殘疾的“90”后,讓蒲江電商產業園負責人葉艷“非常震驚”。兩位年輕人的創業團隊除了銷售蒲江的紅心獼猴桃、柑橘以外,還銷售四川鹽源、云南昭通、陜西禮泉等貧困地區的蘋果。


       而對于貧困地區的農民來說,農產品能在短暫的成熟期內在拼多多等電商平臺上順利賣出就是消費扶貧。之所以中牟大蒜能賣出近1億斤,云南文山的雪蓮果與廣西的百香果能在一線城市中形成消費熱潮,很大程度上與拼多多基于“人為先”理念創新的商業模式密切相關。


       拼多多創始人黃崢對此做過形象描述:拼多多摒棄了PC搜索購物年代的“物為先”,試圖理解每個點擊背后人的溫度,通過人和人的連接和信任來匯聚同質需求,將長周期零散需求匯聚為短周期批量需求。


       正是這種理念和模式的創新,推動各種農產品在拼多多平臺4億多消費者組成的全國大市場中迅速鋪開,帶來了需求端的“微革命”,打通城鄉“消費扶貧”的新模式。


       還有一種具有創新效應的匯聚需求的方式,則是通過“多多果園”這款線上公益游戲。2018年5月上線后,用戶可以在虛擬果園中種下樹苗,并以社交、互動方式育果。果實成熟后,用戶將免費收到一份由拼多多寄出的扶貧水果,大多來自四川大涼山、新疆南疆地區等國家脫貧攻堅的重點地區。目前,多多果園每天送出的水果遠超100萬斤,消費者種下的每一株果樹,都代表著貧困地區果農有望實現增收。


       據了解,2018年度,僅拼多多一二線城市的消費者,累計農產品及農副產品訂單數逾9億筆,占據整體農貨訂單的38.82%。上海地區多次出現同個小區通過“拼單”方式包下一片果園的盛況。拼多多由此打造了一個農戶直連小區的農產品高速上行系統。消費端的需求變革深度融入日常生活,也實現了可持續扶貧,帶動了鄉村振興。


       沉淀供應鏈數據:以銷定產,科學配置生產要素


       需求的變革,會撬動供給端的變革。“傳統農產品供銷沒有足夠數據支撐,去年銷多少,今年應該種多少,農戶最需要引導。”中牟縣刁家鄉相關負責人介紹,有計劃地種植,收獲時能以一個合理的價格賣出去,“現在拼多多和張銀杰就是在做這樣的事情。”


     “根據平臺的歷史銷量數據,我能夠預測每一季農產品的需求,消費端確定后,對生產端的指導性就會很強。”為參加拼多多“五月豐收節”緊張備貨的張銀杰告訴記者,“孫大哥收了大蒜,馬上就可以種紅薯,到時我們仍會溢價包下他家所有的紅薯。”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黨國英研究員認為,張銀杰這樣的新農人應該在借助新技術與電商的基礎上,建立合作社,把農民組織起來,這能提高農民的生產要素效率,也能對農民賦能讓利。


     “把千家萬戶的生產信息和巨大的需求信息對接起來,降低交易成本,促進產品流通,拼多多等平臺型電商起了巨大作用,它是最好的組織形態,超過了合作社。”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李小云認為。


       與新電商商業創新相伴的技術進步是另一個根本變量。在2018年烏鎮互聯網大會上,黃崢的一個觀點曾引起廣泛關注:隨著5G的大規模推廣和普及,供應鏈也將隨著更快的數據流和信息交換而改變;無論是一棵果樹,還是工廠原材料,供應鏈中不同部分的信息都可以被輕松掌握;大量數據被處理,也為創新的技術鋪平了道路,農業是可以被真正改變的行業之一。


       當前,河南也正由農業大省向農業強省轉型。拼多多平臺的數據顯示,河南農產品上行GMV(一段時間內的成交總額),2018年同比增速為247%,略高于平臺233%的平均增速,2019年前5個月同比增速達262%。從縣域來看,夏邑縣、中牟縣、柘城縣排名前三。


       著眼于國際形勢來看,對一個平臺型互聯網企業來說,拼多多能依靠前沿技術和商業模式的創新,探索出一條符合中國農業特點的行之有效的“農產品上行”道路,也為中國的農業現代化貢獻一份力量,其社會價值,要遠大于其GMV價值。

來源:農民日報

[編輯:邢雅楠] [責編:郭媛媛]
關于新鄉新聞網 - 版權聲明
中國·新鄉廣播電視臺版權所有 新鄉廣播電視臺新聞熱線:3555555 備案序號:豫ICP備07003144號
豫公網安備 41070202000218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01201511003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豫網備2017001號
7m篮球比分188